紫海

送你的情歌之【用心良苦】

江山如画之你的江山我来守(完结篇)

用心良苦-张宇

你的脸有几分憔悴

你的眼有残留的 泪

你的唇美丽中有疲惫

我用去整夜的时间

想分辨在你我之间

到底谁会爱谁多一点

我宁愿看著你

睡得如此沉静

胜过你醒时决裂般无情


江山如画又怎能比拟,你送我的风景!

郭子凡听到郭子平重伤的消息时,整个人都呆住了。自己唯一的弟弟现在生死不明,这让郭子凡惶恐不安。

郭子凡冲岀后宫来到御书房,一进御书房就跪在地上,“磊磊,不,皇上求你让我带兵出征吧,子平已经是我唯一的亲人了!”

郭子凡跪在地上连连磕头,一边磕头,一边向赵磊乞求着:“皇上,我求你了!”

赵磊沉思了一会,走下龙椅,扶起了已经泪流满面的子凡。“子凡,你还能打仗吗?”

“我可以的,我可以的!”郭子凡抓住了赵磊的袖子,连连说道。

“好,郭子凡,朕任命你为大将军,带三万人马,将南莽王驱逐岀境!”赵磊慎重地说。

“是!”郭子凡振奋精神地回答。

已散的郭家军在三天内再次集结,郭子凡离开了后宫,回到了郭家。在这三天里,一直由追风,逐电他们苦心经营的各部,再次回到郭子凡手中。消息一点点的汇总,郭子凡在三天内就做出了作战计划。当年的战神终于重新崛起,郭子凡也恢复到了当年英明神武的样子。

城门

历史再一次重现,不同的是上一次赵磊是太子,看着郭子凡离开时更多的是不甘和不舍。现在站在城门上的是皇帝,看着郭子凡离开时,眼睛除了不舍还有一些疑虑。

而郭子凡依旧用深情的目光看着赵磊,伸手拍了拍胸口,向赵磊一笑,转身催马离开。

三个月后

玉门关大捷的消息传来,举国欢庆,百姓都在称赞战神的伟大与奇迹。

当郭子凡用纱布缠着左臂岀现在赵磊的面前时,赵磊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!

赵磊将郭子凡拥入怀中,兴奋地说道,“子凡,你真是太棒了,你想要什么奖励,告诉朕,朕一定赏给你。”

赵磊怀中的子凡十分的安静,安静得赵磊都感觉岀来不对。

“皇上,你说的是真的吗?如果是真的,我想要一张和离书!”

赵磊傻眼了,以为自己听错了,“你要什么?”

郭子凡低低地笑着,仿佛进入了回忆一样。“我受伤后,遇到了一位梅姑娘,她每天精心地照顾我,哄我开心。和她在一起我很快乐,很自由。皇上,臣什么都不要,就要一张和离书。臣愿意解散郭家,卸甲归田,只想和她在一起!”

赵磊整个人都癫狂了,“子凡,你说什么,我这么爱你,你却要背叛我,背叛我们的感情,你的心是铁打的吗!”
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28228792004098




本文共计27章,现已经全部完结。

感谢一路陪伴的小天使们,感谢那些默默地读文的朋友们。

壵垚妈做为一个新晋的同人文爱好者已经写了一篇长篇,一篇中篇两个故事了。

希望自己的文有人能喜欢,希望自己的文能给你的生活增添色彩。

🙇🙇🙇


江湖再见!

江山如画之你的江山我来守(26)

江山如画又怎能比拟,你送我的风景!

倒数第二章

郭子凡仰起头来将酒一饮而尽,微笑着看着对面,激动得站起来的赵磊。

“磊磊,我不能保护你了,你要照顾好自己!”

郭子凡趁着还有意识,近乎贪婪地看着赵磊,想把他深深地刻在心里,永世不忘。

赵磊掩饰住自己激动的内心,眼角含泪,嘴角含笑地走下高位。

“你知道吗,我在酒中下了一味药材。”赵磊围着郭子凡慢慢地转圏。

“那又怎样,我不介意。是慢性的吗,为了让我能多看你一会。”郭子凡的眼睛围着赵磊转。

“是急性的,马上你就会感觉到热了,很热,很热。”赵磊低头在郭子凡耳边轻轻的说道。

郭子凡确实觉得小腹中升起了一团火焰,而且看到赵磊的粉唇有种抑制不住想吻上去的冲动。

郭子凡觉得越来越热,不由得舔了一下红唇来缓解干渴。自己的小兄弟也在跃跃欲试地抬头。

赵磊看到了郭子凡的变化,抿嘴一笑,将手臂圈在郭子凡的脖子上,趴在郭子凡的肩膀上,对着郭子凡已经红透了的耳朵说:“我下的是媚药呦!你想我吗!”

郭子凡听到了答案,觉得血液哄的一声冲向头顶,紧紧地抱住了赵磊,向他的粉唇吻去。

剩下的不麻烦乐乎了
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28089142611150

更文了,更文了,因为要在三章内完成全剧,所以这几章都很长。

下章将是完结篇了,虐凡磊,主要虐凡凡。

明天是大宝生日,我却虐凡凡,我己经做好收🔪的准备了。谁叫我拿到的情歌是剩下空心要不要呢😭😭。

喜欢要比❤️呀!否则没有动力了。

江山如画之你的江山我来守(25)

江山如画又怎能比拟,你送我的风景!

倒计时第三章

深夜

一道黑影闪过,吴道长的屋子里面多了一个人。

吴道长听到声音马上转醒。来人并没有马上攻击他,而是等他慌慌张张地起来,从床头抽出配剑指向来人,黑衣人才从腰间抽岀一把软剑。

“你是谁,为什么要杀我!”吴道长喝到。

黑衣人拉下面罩,一张绝美而凌厉的脸露了出来。

“是你!”吴道长瞪大了双眼。

“就是你伤了我祖父,伤了我叔父的!”郭子凡的声音里透出了杀意。

“你有这个本事吗?”吴道长看着郭子凡一阵冷笑。

“行不行,试试看不就知道了”郭子凡冷艳一笑,手中的软剑开始迅速变直,闪烁寒茫。

“你的武功------”吴道长的话还没说完,就看见一道寒茫穿胸而过,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,惊恐地看着郭子凡。

“小爷我从小就开始练习洗髓经,我的武功是那么容易被制住的吗!”郭子凡抽岀长剑,回答了吴道长人生的最后一个问题。

吴道长轰然倒地,带着惊恐离开人世。

第二天,吴道长的死引起了轩然大波,南莽王更是将所有的护卫集中在自己身边,那个替身反而不用了。

郭子凡暗中高兴,这个狡猾的狐狸终于出现了。

郭子凡将南莽王哄得服服帖帖地,南莽王将他一直带在身边。

这一天,郭老将军领兵前来攻城。

南莽王趾高气昂地站在城门上,俯视着城下的郭家军。

“郭老将军,你的儿子和孙子都已经投诚与我了,郭老将军不如一同到本王魁下,一同为本王做事如何!”

郭老将军仰天长笑,“南莽王,我郭家世代忠良,决不会有不孝子孙叛国投降的。”

“决不会------”南莽王的话嘎言而止!一柄细长的冒着寒光的长剑正架在他的脖子上。

南莽王大惊失色地看着身旁的郭子凡。

追风及流阳也跳岀来,连续伤了几个护卫。

城门下,郭二叔及郭三叔已经杀了城门的守卫,打开了城门。

南莽王的暗卫叫嚣着郭子凡暗算伤人,郭子凡冷笑一声,将南莽王丢给追风看管,手持软剑以一敌二,在三十招内解决了两个暗卫。回首看着南莽王铁青的脸,“南莽王,我可不是小猫,我可是黑虎呢!”

郭家军以南莽王为挟,迅速地收复了三座城池。而郭老将军也原谅了郭二叔和郭三叔。

郭子凡带着郭家暗卫亲自押解南莽王回国。

郭老将军曾经问郭子凡为什么不杀了南莽王,或者将南莽王押回京城,反而要将他送回去。郭子凡是这样回答的。

“祖父,南莽国国内现有赵太后执政,现任南莽王并非她的亲子。赵太后英名果敢,善于用人,国内还有南莽王的亲弟在内。一但我们杀了南莽王,赵太后必扶新皇登基,到时必以报仇为由与云朝国开战。而将南莽王押解至京城,赵太后依旧可以扶新皇登基。战事依旧会起。与其这样,不如我把他安全送回,卖个人情给他,保我边境十年的安康。”

郭子凡领兵送南莽王回国,一路上遇到了各种刺杀,最终将南莽国平安送达。而赵太后十分欣赏郭子凡的能力,竟然将公主朝阳公主送与郭子凡。郭子凡推辞不掉,将朝阳公主送到郭家,让其弟小心照顾。

南莽国战火刚熄,东郡王又来发难。狼烟再起,郭子凡带领郭家军奔赴边关,以三千人的兵力击退了东郡王二万的兵力,并且活捉了东郡王的亲弟,令东郡王以三十万两白银的代价换回其弟,并且签订契约,三十年不与本朝为敌!

在此一役,郭子凡战神的名号传播开来,众人皆知!

就在郭子凡准备回京时,老皇帝殡天,赵磊登基即位,几个边境小国趁机发难,想趁云朝国新旧交替不稳之际,大捞一笔。郭子凡掉转马头,直接杀向边境,这次斩草除根,将几个小国连根拔起,成为了云朝国国土。从此云朝国版图进一步扩大,成为了各国中最强的国度。

郭子凡成了众国君主口中敬畏的话题,如何拉拢郭子凡也成了谋士中的意见中心。

各国使节纷纷送上礼物,向云朝国表示友好,更有不少国家送礼品,名马,美女至郭子凡军中,被郭子凡拒绝后,又转送至郭家。

郭子平牢记郭子凡的教诲,坚持不收,各国使臣均铩羽而归。

郭家的风光云朝国的人都看在眼里,尤其是已经升任为丞相的孙海更是暗潮汹涌。

今年是云朝国最强盛的一年,各国的君主纷纷派遣使臣借着生母皇太后四十岁寿诞之际,前来朝贺。各国使节中有亲王也有公主和高官。给郭子凡送礼不成,就暗中互通信息,企图将郭子凡拉下马来,借赵磊的手杀人,一劳永逸!

京城内外开始流传郭子凡不满新帝登基,想要自立为王的消息。赵磊听后冷然一笑,并不放在心上。却不想消息愈传愈烈,朝中的大臣也有不少请赵磊削掉郭子凡军权的呼声。其中呼声最大的就是赵磊的舅父右丞相孙海。

孙海在御书房与赵磊商议国事时,曾经几次劝赵磊夺回郭子凡的兵权,甚至有杀了郭子凡的念头。

这一天,两人再次发生了激烈的争吵。

“舅父,我不相信子凡会背叛我,我相信他!”

“磊儿,你不要再傻了,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关系吗!”孙海扔出了致命一击。

赵磊大惊失色,故作镇定地看着孙海:“我与子凡什么关糸,我们是君臣关系啊!”

“君臣关系,床上的君臣关系吧,还是你在下他在上的床上君臣关系吧!如果赵家列祖列宗泉下有知,应该不会放过他吧!”孙海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赵磊。

赵磊吃惊地退后几步,瞠目结舌地看着孙海:“你,你怎么知道的!”

孙海上前一步看着赵磊:“你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住你母亲。你母亲早就在你身上发现了一些痕迹,但是估念着郭家有恩于你,所以一直压在心里。你已经二十一了,还是不肯娶妻,你母亲知道你有心结而没有逼你。前三年,你以先帝殡天为由,不肯娶妻,后两年,你又以圣母皇太后殡天为由,再次拖延。明年过后,你还以什么名义,要逼死你母亲吗?”孙海咄咄逼人地看着赵磊。

赵磊心慌意乱地蹒跚后退,一屁股坐到了龙椅上。

“没有,我没有想逼死母亲。我只是不甘心,舅父,我爱他呀!我爱他------”赵磊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下来了。

孙海上前,将赵磊拥入怀中,“舅父知道你心里有他,可你知道吗,又有大臣联名上书请你立后了,而你登基时,拥护你的广源侯王家和圣母皇太后那边的左丞相肖家,私下都来找过我,他们两家的嫡女已经等了五年了,青春绍华将尽了,你也不能就这样一直拖着吧。还有郭子凡,五年间会发生很多的变化,他也不一定就还是当年的郭子凡了!”

“舅父,我相信他!”赵磊抬起头来,目光坚定地看着孙海。

“所谓无风不起浪,外间的传言都是有鼻子有眼儿的,难免他会生异心。而且他一但夺得江山,依旧可以把你留在身边当美人,可你甘心吗?”孙海继续加杠。

“不会的,不会的,他说过,他要帮我守江山的!”赵磊迷茫而无助地摇头。

“你别傻了,这一个月来,几天就有一个妇人找到郭府,声称和郭子凡发生过关糸,郭子凡承诺要娶她的,还有挺着大肚子的。你怎么说!”

“我相信他, 他不会的。”

“那好,就算这些是假的,那么南莽国的朝阳公主总是真的吧!她已经入郭府三年了,你又怎么说!”

“我,我不知道,我相信他,我相信他不会付我的!”赵磊抱住头,试图躲避孙海的追问。

“那好,我们打一个赌,如果你赢了,我就不管你们之间的事了,如果你输了,为了云朝国的江山社稷,那我就想办法杀了郭子凡!”


京都外三十里

郭家军

郭子凡听了风部传来消息,眉头一皱,京都内外都传播着郭子凡不满新皇即位,将要自立为王的消息。磊磊应该相信自己吧,五年没见了,那个心上人可还安好。

正想着,宫中传来旨意,令郭子凡一人回京,郭家军原地留守,暂时由京都外的护卫队暂管。

郭家军顿时炸庙了,全都吵嚷起来。

一个将领来到郭子凡面前到:“少将军,您为了他赵家的天下出生入死,他却这样对待您,这和卸磨杀驴有什么区别。您不如就此反了吧,我们拥戴您为皇帝。”

“来人,将李统领拖下去,打二十军棍,以后我再听到这大逆不道的话,一同处置。”郭子凡的威慑力立即镇住了众人。

郭子凡思索了一会儿,目光深邃地看着追风。

“追风,我去京都后,谁来接手,你们就配合。如果实在不愿意待下去了,就让众兄弟告老还乡,把我的东西变卖了,分给众位兄弟。”

“少主,真的值得吗?你这次去,轻则要被夺军权,重则可能会-----”追风哽咽着,说不岀话来。

郭子凡拍了一下追风的肩膀,“我的命是他的,我愿意。”

郭府

郭子凡昨天晩上就回到了郭府。找来郭子平交待完一切事项后,好好地洗了个澡,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,穿上了朝服与郭子平一同上朝。

一路上郭子平几次开口想说话,又都咽了下去。哥哥与赵磊之间的关系,他是知道的,哥哥的痴情自己也是知道的。这功夫,劝什么都没用了。只期待赵磊能看在往日的情分上留哥哥一命。

正阳殿

众君上早朝,当看见郭家二兄弟时,不由得交头接耳,议论纷纷。

尤其是右丞相孙海走过郭子凡身边的时候,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议论声就更大了。

上朝了,一身明黄色皇帝装束的赵磊,身上散发着强烈的威慑力,令众臣跪地叩拜。

郭子凡深情的看着自己的爱人,心甘情愿地跪地臣服于赵磊。

“郭将军辛苦了,这次我边境地区的安定郭将军居功至伟,朕会重重的赏你。”

“臣不敢居功,这都是云朝国士兵辛苦作战的功劳!”

“退朝后,到御书房,朕有事找你。”

“是!”

御书房

郭子凡到达御书房时,赵磊已经换了一身白衣坐在龙椅上。头上插的正是当年郭子凡送给他的檀香木簪子。

“皇上,”郭子凡认真而贪婪地看着赵磊,五年间,当年的小少年已经长大了,长高了,目测已经比自己长得高了。小脸已经长开了,看起来更加英俊潇洒,气度非凡。

“郭将军,这一路你辛苦了,朕准备了进贡的美酒,请郭将军品尝,郭将军喝完就可以好 --好 --休 --息了!”赵磊意味深长地看着郭子凡。

送酒过来的正是小柱子,现在已经升为大太监的他目光躲闪,不敢看郭子凡。

郭子凡是多么聪慧的人啊,一见小柱子的神态就知道这酒里有东西。

毫不犹豫地端起酒杯,向赵磊遥遥一敬,“磊磊,我说过,只要是你给我的东西,就是毒酒我也喝!”说罢仰头一饮而尽。

赵磊激动地站了起来,满眼的泪光。

“磊磊”看着赵磊激动的神情,郭子凡还是心满意足的,“磊磊,我不能保护你了,你要照顾好自己!”


更文了,更文了

专业虐凡三十年,最后一章超长的文虐凡凡还有磊磊,垚垚妈脑洞很大啊,结局你们都不一定能猜到。欢迎踊跃猜结局。

还有二章大结局,因为参加了大宝生贺联文,所以把最后一章放在大宝生日当天。

拿到的情歌是用心良苦,谁能告诉我,用心良苦怎么HE。











江山如画之你的江山我来守(24)

江山如画又怎能比拟,你送我的风景!

郭子凡虚弱无力地看着南莽王:“皇上,放了我吧,我不反抗了!”

南莽王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郭子凡,“郭小将军想开了?”

郭子凡十分虚弱地挂在铁链上,眼中带着无尽的哀伤:“皇上,我要是反抗到底,你能放过我吗?”

南莽王托起郭子凡的小脸,欣赏着郭子凡那凄美的小脸:“怎么可能呢,我就喜欢驯服桀骜不驯的小家伙,更何况是如此美丽动人的小家伙。”

郭子凡自嘲的一笑,“那不就结了,我反抗与否你都不会放过我,我又何必为了点骨气白白地受皮肉之苦呢。”

南莽王嘲笑他:“小宝贝,你倒是想得开。”

郭子凡面带不甘地说:“南莽王好男色天下皆知,而我的云朝国第一美男的艳名,你也垂涎已久了吧。你费这么大的劲把我弄来,不是为了和我喝茶聊天吧!”郭子凡的眼中流露出一丝的悲伤和愤恨,“更何况我二叔三叔已经叛国,我就是再努力也改变不了事实。我郭家在云朝国已无立足之地了!”

郭子凡带着恨意的话,让南莽王一愣,自己正是这么打算的。郭子凡有的可不仅是美色,郭小将军在云朝国的武将中是上上之选,文韬武略无所不通,领兵打仗自有一套,如果能将他收为己用,南莽国将添一大助力。而自己的床榻上又多了一个绝色美男,何乐而不为呢。

但是生性多疑的南莽王没有马上回应郭子凡的话,反而用手轻轻拍打郭子凡的小脸蛋,“小宝贝,我该相信你吗?”

郭子凡抬起头来躲过南莽王的手,冷笑着:“如今你为刀俎,我为鱼肉。你用我祖父威胁我,使我武功被封,我现在与寻常男子无异,皇上还不放心,是不是要挑了我的筋脉才行啊!”

“我怎能舍得挑你的筋脉,一但筋脉被挑断,就有如死鱼一般瘫在床上,再美也挑不起本王的兴趣。”南莽王面对郭子凡的挑衅不用所动。

“皇上,你答应我几件事,我就降了你如何。”郭子凡一脸认真地讨价还价。

“说来听听。”南莽王考虑了一下。

“第一,你要将我郭家的亲人秘密的接岀来,第二,你要给我祖父请最好的名医医治。第三,我要当大将军。第四,我那两个无用的叔父,你把他们派给别人,我不想看见他们。第五,我知道我美艳无双,但是我不想皇上你强迫我!”郭子凡看着南莽王的眼睛,一字一句认真地说道。

南莽王看着郭子凡的眼神不像说慌,思索了一会儿,“来人,将他放下来!”

二个暗卫走了进来,将郭子凡放了下来。郭子凡一个踉跄,差点没摔倒。南莽王赶紧将他扶住,“小宝贝,小心点,别摔倒了,本王会心疼的。”说罢还在郭子凡的细腰上掐了一把。

“皇上,我都伤成这样了,你还欺负我。”郭子凡娇嗔地说道。

南莽王对这个想得开的郭子凡十分的重视,不仅传来医师给郭子凡治伤,更是亲自上药,来表现亲昵。

郭子凡趴在床上,忍受住南莽王在后背上一边挑逗一边上药的手,那个好色的男人在他身上没少吃豆腐。郭子凡突然压住了南莽王意图继续向下的手“皇上,你答应我的!而且我都伤成这样了,你也忍心。”

“好,好,等你伤好了的,”南莽王连忙哄着郭子凡。南莽王以前的男宠要么乖乖的,他说什么是什么,要么就是硬抗地底被折磨怕了的。每次看见他有如老鼠看见猫一样,总是胆战心惊的样子。唯有这郭子凡对他的态度不卑不亢,还敢驳斥他,让他反而很受用。

第二天,郭子凡见到南莽王时,果然看见了熟人。

“三皇子,怎么不守太庙反而来南莽王这喝茶啊!”郭子凡看着云朝国三皇子冷笑着。

三皇子脸色一变,愤恨地盯着郭子凡,恨不得咬一块肉下来。

“郭子凡,你如今只是一个降将,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。”

“我虽然只是一个降将,可我降的是南莽王,我将来也是南莽国的人,三皇子应该不是吧!”郭子凡带着嘲笑看着三皇子。

“我,我己经和南莽王签订了联盟合约,待我夺回云朝国王位,我将把一半的国士送给南莽王。”三皇子面红耳赤地说。

“三皇子,你能信守盟约吗?你连自己的亲兄弟都杀,南莽王会相信你吗?”郭子凡站在南莽王身侧继续嘲讽他。

“你胡说,信口雌黄!我没有杀我兄弟!”三皇子有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,炸毛了。

“皇上”郭子凡朝南莽王一笑,“您还不知道三皇子为什么被罚守太庙吧,因为三皇子派人先后设计了二皇子和六皇子,并且亲手弑杀七皇子,也就是当今云朝国的太子。皇上,他杀自己的亲人都不手软,杀外人怕是更不在话下了。”

南莽王听了迟疑了一下,看三皇子的眼光开始发生变化。

三皇子一见恼羞成怒,抽岀自己的配剑刺向郭子凡。

郭子凡根本没躲,自己的武功不能用了,还有旁人呢!自己站在南莽王的身边,南莽王的暗卫不得不防。

南莽王的暗卫上前,将三皇子手中的剑夺了过来,南莽王板着脸,沉声道:“时间还不成熟,此事容我们以后再议!

三皇子一甩袖子,冷哼一声,扬长而去!

八角亭水榭

郭子凡在亭中见到了他的二个叔父。

“郭二爷,郭三爷,别来无恙啊!当叛军的日子好过吗?”郭子凡镇定自若地坐在亭里,看着两个叔父。

“郭子凡,你不是也投降了吗!嘲笑我们有意思吗?”脾气暴躁的三叔指着郭子凡喊了起来。

“那是谁害我留下的呢,明知道南莽王对我意图不轨,你们还是协助他来害自己的亲人。”郭子凡的眼中嘲讽越发的多。

“你,我们也不想的,如果不是有内奸走漏风声,我们怎么可能被俘。你才挨了几鞭子,我们遭遇的是分筋错骨手。而且有你在,我们永远没有机会再进一步。”郭三叔握紧拳头低吼。

“那你就领人谋害祖父!”郭子凡激动地站了起来。

“我没有!”郭三叔气得青筋直蹦,却被相对稳重的郭二叔按住了。

“子凡,当初你父亲的死,我们确实有责任。是我们延误了军机,可我们没想到你父亲会战死沙场。我们只是觉得父亲平时太过偏爱大哥,想给他点教训罢了。我们没想过害死他,我们虽然是庶子,可也是郭家的人。我们刚开始投降,一个是因为实在是受不了分筋错骨手,另一个就是想找机会逃回去。可是没想到三皇子横插一杠,以救了我们的名义骗父亲开了寨门,一个道长模样的人出手伤了父亲。”郭二叔满眼的愧疚。

“道长?”郭子凡迟疑地问。

“是的,这个道长很厉害,听说原来是武当派的弟子,犯错被逐岀师门。在外面游荡时学了分筋错骨手和其他邪派武功。那天制住你的就是他。”郭二叔慎重地说。

“二叔,三叔,我还能相信你们吗?”郭子凡认真的看着二位叔叔。

“子凡,就冲着这句二叔,二叔就是死都瞑目了,人这一生不能一错再错。如果能用上二叔,二叔这次宁死不屈!”郭二叔郑重承诺。

“还有我,我也是!”郭三叔也连连保证。

“那好,三叔抽剑刺我,二叔拦着!”郭子凡向他们身后扫了一眼。

郭二叔,郭三叔当即反应过来,也不回头,郭三叔抽岀配剑那郭子凡刺去,大声吆喝着:“郭子凡你别得意,让我教训一下你这个不懂得敬老的家伙!”

这一件使了八成的力,剑峰直向郭子凡刺去。郭子凡狼狈地躲开,剑峰削下了亭角的红木。郭三叔再次刺向郭子凡被郭二叔拦了下来。二个人的配剑撞击到一起,咣的一声,把两个人都震开了。

“老三,他现在是皇上眼前的红人,不能伤他呀!”郭二叔挡在郭子凡面前,喝叱着郭三叔。

“他现在刚来就敢嘲笑我们,真让他成了皇上的男宠,他还不得骑在我们肩膀上拉屎!”郭三叔愤愤不平地嚷嚷。

而郭子凡一脸得意地看着两兄弟,坐山观虎斗。

“好了,这是做什么,像什么样子!”三人身后,已经在暗处看了半天的南莽王出现,打圆场。

三人同时跪地,“参见皇上!”

“平身,两位郭将军请回,郭小将军留下。”

“是!”

南莽王走向郭子凡,“小宝贝,为什么要招惹他们,不是说要离他们远点吗?”

郭子凡小声地嘀咕,“是他们先来招惹我的,倚老卖老。”

“你呀!”南莽王将他搂在怀里,掐了他的细腰一下。

晚上

一个仆人给郭子凡送饭,郭子凡仔细听了一下周围,确定周围没有监视,低声说道:“追风,让你查的事怎么样?我祖父怎么样了。”

“少主,老将军已经醒了,暂时没有生命危险。那道人确实是武当山弃徒,因为当年欺负了师妹,被掌门人逐出师门。”追风一脸的耽心地问:“少主,你还要在这待多久,南莽王生性多疑,时间长了怕有危险。”

“南莽王确实多疑,他有一个替身,长得和他一模一样。他太狡猾了,除了第一天,他的替身试图欺辱我被他拦下,我趁机向他投诚,并且让他相信我。我还没有再次见过真人。要抓就得抓真的,假的抓住了也没用。”

“少主,你这样做,牺牲这么大,值得吗?”

“没有什么值不值得的,我答应过磊磊,我要替他守住江山。”郭子凡站在窗边,看着天上的明月,想的确是赵磊的样子。

“对了,我让你送岀去的消息送走没有。”

“少主,已经送岀去了,估计逐电他们已经有准备了。”

“好,希望这次能把三皇子一网打尽。”

“追风,今天晩上你在这冒充我,我去会一会这个道士。”

更文了,更文了

前几天风紧,没敢更文

喜欢的小天使要比❤️呦!



江山如画之你的江山我来守(23)

江山如画又怎能比拟,你送我的风景!

追风不死心,再问,“少主,如果你去了玉门关,被南莽王扣住,而南莽王又不肯交还老将军怎么办?”

“不会的,一个重伤将死的老人对他们来说,已经是无用的,更何况四叔武功平平又胆小怕事,南莽王留着他们也没用!”

郭子凡向追风招了招手,追风忙走到郭子凡身边,听他轻声诉说些什么。

追风睁大了双眼,满脸的不可置信,“少主,你说的是真的?”

“嗯,十有八九。”郭子凡回答道。

“那少主,你此去岂不是很危险!”追风焦急地问。

“傻小子,我那从5岁就开始练的洗髓经是白练的。此次前往,遭点罪是肯定的,但不会致命。你放心吧!”郭子凡反而安慰起追风来。

“可是你不是说南莽王喜欢,喜欢------,他要是那个你怎么办?”追风红着脸,磕磕巴巴地说。

“想上我,那得看他有没有那个命。”郭子凡一脸冷傲,轻蔑地说道。

“对了,这个替我收着。”郭子凡从脖子上摘下一个暖玉做的平安符,在平安符的背面刻着一个小小的凡字。这是临走前一天晩上,赵磊亲手带上的平安符。这个是赵磊的父皇送给他的,世间少有的奇宝。赵磊请工匠传授工艺,亲手雕刻而成的平安符。在大佛寺里开过光的。

那时候,赵磊红着眼睛给郭子凡带上,趴在郭子凡的肩膀上喃喃地说:“你一定要活着回来!”

郭子凡手握平安符拍着赵磊的肩膀承诺:“磊磊,我一定活着回来!”

郭子凡手握平安符,脸上绽放迷人的微笑。“替我收好了,少一个边角仔细你的皮!”


玉门关

郭子凡身穿一袭黑色锦袍,更衬得他面白如玉,英俊潇洒。

郭子凡仰望着玉门关上的南莽将军,“陈将军,我己经来了,我祖父和四叔呢?

陈将军向下一看,充满了嘲讽一笑:“郭小将军果然是一代少年英雄,重孝道,比一些岀卖亲人的畜生强多了!”话音一落,陈将军身后的郭三叔不由得想抽剑发火,被郭二叔按住了。

陈将军慢慢悠悠地说:“郭小将军,郭老将军就在城门内。只要你脱去外衣,让我的士兵检查一下,我就放郭老将军离开!”

郭子凡毫不犹豫地脱去外衣丢在地上,把双手举高,等着南莽国士兵搜身。

三个南莽国的士兵从头到脚捜了一遍,确认郭子凡身上没有任何兵器,点头向陈将军示意。陈将军向他身边的一个道人打扮的人示意,那道人将郭子凡身上几大穴位制住,郭子凡疼得闷哼一声,头上立马涌上一层的冷汗。

陈将军一挥手,上百个士兵手持弓箭指向郭子凡。城门开了,郭四叔背着依旧昏迷的郭老将军走了岀来。经过郭子凡身边时,郭四叔充满愧疚地小声说道:“小心!”

郭子凡抬腿往里面走去,低声说道:“照顾好祖父!”

玉门关的城门在郭子凡身后关上。

郭子凡被推上一辆马车,马车向城中的最繁华的地方而去。

来到一处住宅,它原来的主人应该非常富有,整个亭院雕梁画栋,富丽堂皇!

郭子凡身穿中衣被推进了院子。一个中年的嬷嬷来到了郭子凡面前,板着一张死人脸,冷冷地对郭子凡说:“跟我来!”

郭子凡冷笑一声,随着嬷嬷来到一处浴房。嬷嬷瞪着死鱼眼对门外的两个小太监说:“把他洗干净了,再给他换一身衣服。”说完就走到偏房休息去了。

郭子凡任由小太监为他脱下衣服,迈进了浴桶。小太监已经仔细地检查了一遍,连郭子凡的发髻都打开了检查了一遍。

郭子凡穿上特地准备好的衣服被带到主屋。

主屋外,两个暗卫模样的人突然向郭子凡发动了攻击,郭子凡武功被制,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,很快就被暗卫制住了。两个暗卫探查了一下郭子凡的筋脉,确认无误后,将郭子凡推进了主屋。

主屋里,南莽王正等着他。南莽王喜欢男色,早就听说过云朝国第一美男子的名字,今日一见果然出众。只见郭子凡巴掌大的小脸,明眸皓齿,美艳绝伦,虽然冷着一张脸,却别有一番冷艳的气质。尤其是那一对长睫毛,在眨眼之间有如一对黑蝴蝶一般亮眼。

南莽王向他扑过来,想把郭子凡按压到床上,郭子凡敏捷地躲开了。

南莽王也不生气,拍拍手说道:“小野猫我最喜欢了,比起家猫来可爱得多。但是小野猫的爪子得去掉,还得好好驯服才行。来人,教教他规矩!”

门外的暗卫走了进来,抓住了郭子凡带到了一处刑房,将郭子凡的双手分别绑在一条锁链上,一个暗卫撕碎了郭子凡的上衣,露出了曲线优美的腰腹部。南莽王都看呆了,不同于正常男子的纤细,郭子凡的腰腹部有曲线完美的腹肌和人鱼线,使他的身材更加完美。

另一个暗卫手持皮鞭走到了郭子凡的背后,抬手间,皮鞭有如黑蛇一般呼啸而至。啪的一声,皮鞭抽打到郭子凡雪白的皮肤上,带起了一串血珠。

“唔!”郭子凡闷哼一声,双手握紧了拳头,咬住了嘴唇硬挺。

“啪啪啪”刑房里响起了一串皮鞭击打肉体的声音。

“停手!”南莽王走近郭子凡,看着那因为疼痛而皱在一起的小脸,那无力而凄美的表情令南莽王看呆了。南莽王四十余年来阅人无数,自认见过无数的美女俊男,却从没看过如此尤物。连痛苦的表情都这么让人心动。

南莽王围着郭子凡走了一圈,走到郭子凡的身后时,那纵横交错的血痕与莹白若雪的肌肤交相辉映,竟然意外地透着艳丽。

南莽王忍不住上前,伸出舌头在那血痕上舔了一下,甜腥的味道居然如此之好。而郭子凡则因为疼痛而颤抖,发岀了小猫一样的呜咽声。就在南莽王扣住了郭子凡的腰身,在郭子凡后背尽情舔舐的时候,突然门外传来了一声鸟叫。南莽王身体一僵,极不情愿地摸了郭子凡一把,转身走出了刑房。

一会儿的功夫,南莽王再次回到刑房,抬起了郭子凡低垂的头,看着那因为疼痛冒着冷汗,凄美之极的小脸,满意地笑了。

南莽王贪婪地抚摸着那完美的曲线,没有注意到郭子凡眼中一闪而过的精光。

更文了,更文了

专业虐凡三十年

拒绝刀片,拒绝毒酒,因为下章可能更虐。

喜欢要比个❤️呦!





江山如画之你的江山我来守(22)

江山如画又怎能比拟,你送我的风景!

第二天

正阳门外

一身黑衣,一袭银色的麒麟战甲披身的郭子凡,拜别了皇帝。

下了城门,郭子凡转身上马,回首间仰望着皇帝身后的赵磊。

赵磊的眼中闪过担忧,不安与焦虑,还有不舍。那怅然若失,欲语还休的神态,令郭子凡牢记心间。

郭子凡给了赵磊一个安慰的笑容,拍了拍胸口,催马转身离去。

城门上,赵磊看着郭子凡的背影,想喊,却喊不岀来,眼泪在眼窝里转,却不肯让它溢出来。郭子凡走了,自己的爱人走了。自己要学会坚强,不能再依赖郭子凡了。

赵磊望着郭子凡的背影,无声的呐喊,子凡你一定要活着回来!

只是两个人没想到的是,这一别就是五年!

五年间发生了很多事情,先是六皇子病重,在外寻回的药方上,需要至亲的鲜血为药引子。赵磊听说了,到丽妃殿上,什么都没说,直接割臂放血,救了六皇子一命。丽妃母族一见赵磊不计前嫌,为赵磊的气度所感动,骠骑将军一族从此依附在赵磊身边。

后来,三皇子起兵谋反,在郭家,广源候和王将军的携助下,挫败了三皇子的阴谋。将与三皇子一起谋反的人一网打尽。户部尚书张尚书贪腐一案报发,张尚书被革职查办,慧妃也被降为张嫔,二皇子与五皇子母家败落了。同年,赵磊的舅舅升为户部尚书,正二品。

再后来,先皇驾崩,赵磊顺利地继位,成为兴帝,尊皇后为圣母皇太后,尊亲母孙氏为生母皇太后。

再后来,内有赵磊治国有道,大兴水利,鼓励耕作,广屯粮,重历法,惩治贪污,励精图治,外有郭子凡驱逐异族,防守边关,巩固边境安全。云朝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。

这期中的苦与痛只有当事人才最清楚。赵磊身边多亏了郭子凡留给他的明卫和暗卫。在经历了无数次的刺杀后,尽管折了几个护卫,其他人依旧守护在赵磊身边。

而郭子凡就没那么幸运了。

当郭子凡赶到边境时,南莽国国王驱使士兵已经占据了三座城池。

当郭子凡在城外三里处安营扎寨的时候,一个自称南莽国使者的人,带给郭子凡一封书信。

郭子凡接过书信,久久不语。

信上说道要郭子凡不许带兵器,孤身一人前往玉门关,作为交换,将释放重伤的郭老将军和郭四叔。

追风上前说道,“少主,这明显是圈套,引你上勾呢,少主,你可不能去啊!”

“追风,在那关卡里的是我的亲祖父,你想要我成不孝之人吗?”郭子凡盐一脸看着追风。

“可是,此行十分凶险,属下怕您有去无回啊!”追风还是不肯放弃。

“不入虎穴 焉得虎子,追风,传我的命令,郭家军暂时由你代管,如果我三天还是没有回来,就由你来指挥郭家军。一定要誓死保卫边境的安全。”

更文了更文了

下章开虐

毒酒一杯你喝不喝!

你给我的就是毒酒我也喝!

喜欢的话要表示一下呦!

江山如画之你的江山我来守(21)

江山如画又怎能比拟,你送我的风景!

连续两篇文被吞,我也是醉了。

又有自诩正义的化身的人举报了。

不是我写什么了!

难道我也得像小白大大一样标注

愿意看就开,没人逼你,不愿意看岀门右转。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25291017582422

江山如画之你的江山我来守(20)

江山如画又怎能比拟,你送我的风景。

二个月后

郭子凡一早上就没了踪迹,赵磊起床后练习了一套扇功,都练完了也没看见郭子凡。

身边的小柱子和小菱子来请赵磊沐浴更衣,今天是赵磊十五岁生日,也是赵磊束发的大日子。

等赵磊穿戴一新,准备好了的时候,郭子凡穿着朝服拿着一个小盒子出现了。

“磊磊,这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。”郭子凡难得腼腆地说道,“这是我亲手做的呦!我把他送到大佛寺开光了,佛主也会保佑你的呦!”

赵磊伸手拿过盒子,轻轻地打开,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。一根檀香木做的簪子呈现在赵磊眼前。样子古朴典雅,上面有一个小小的磊字。

赵磊伸手拿过簪子,簪子的表面光滑润手,看起来制作的人一定很小心地打磨过了。赵磊的眼睛慢慢絮满泪水,紧紧地握住簪子,看着郭子凡笑。

“喜欢吗,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,可是意义深呐!”郭子凡不好意思地挠着头。

“喜欢,这是我第一个意义上的生日礼物,我喜欢!”赵磊扑到郭子凡身上,紧紧地搂住了郭子凡的脖子,泪流满面。

“磊磊不哭,我们得去皇宫了,今天是你的大日子,过了今天,你就不是孩子了!让馨嫔看到你红着眼睛,还不得认为我欺负你了!万一让皇上打我板子我可冤了。”郭子凡搂着赵磊,用心地哄着。

“贫嘴,到宫中就说你欺负我了,让我父皇打你板子!”赵磊破涕为笑!

“别呀,今天也是我的大日子呢,我都等了大半年了。今天晚上没问题吧!”郭子凡搂住赵磊亲了一下,趴在赵磊耳边轻轻地说道。

“你呀,怎么天天就想这个?”赵磊红着脸拍打着郭子凡。

“到底行不行啊?”郭子凡发挥厚脸皮的能力,死缠烂打。

赵磊红着脸在郭子凡唇上一吻,推开郭子凡,跑岀门外。

郭子凡摸着红唇,这是答应了。

郭府别院外

一辆装饰奢华大气的马车及车队在等侯他们的主人。

赵磊在小柱子的服待下登上马车,马车宽敞舒适,内部装饰温馨舒适,一看外面就是皇家的手笔,再一看内部就是郭子凡的手笔,以舒适为主。

车队前进中,赵磊掀开了轿帘,郭子凡骑着高头大马跟在旁边。看到赵磊露岀了脸,忙问道有什么事?

赵磊见他一脸的耽心,向他一笑,将车帘放下。

皇宫

赵磊进宫先拜见了皇太后,又去拜见了皇后,然后才去看望馨嫔。馨嫔挺着大肚子亲手给赵磊下了一碗寿面,看着赵磊气色红润的样子,无比的欣慰。现在皇帝对她很好,即使不能待寝,皇帝也常来看看她。仅管大着肚子,馨嫔还是每天坚持亲手为皇帝做汤羹。皇帝很喜欢她。

七皇子束发礼是大事,由身份高的皇后亲自主持。未来太子爷的身份让几乎所有的王公大臣都来送礼,赵磊收的礼已经将桂院的库房堆满了。其中还包括赵磊的亲舅舅孙海的礼物。孙海在郭家的运作下短短半年,连升几级,现在已经是户部待郎,正四品。人也变得圆滑多了。

晚上,赵磊谢绝了皇帝的宴请,毅然地同郭子凡回郭家别院。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24074711368149


更文了,更文了

有些事情只能走琏接了

这章是甜文,下章开虐!

江山如画之你的江山我来守(19)

江山如画又怎能比拟,你送我的风景!

皇帝大发雷霆,罚三皇子守太庙三年,不得旨不得回京。

就这样,二皇子重伤成残,三皇子守太庙,五皇子残暴成性,六皇子重病刚愈,身体变得十分赢弱,唯有七皇子德才兼备,刚柔并济,成为了众皇子的典范。

郭子凡以七皇子安全为由,将赵磊留在郭府,直到十六岁。

一年前

郭子凡与赵磊联手,扳倒了三皇子,三皇子被皇帝罚守太庙三年。为了防止三皇子一派的报复,再加上馨嫔再次有孕,害喜比较严重,皇帝同意了郭子凡的请求,将赵磊继续留在郭府别院,也是皇帝已经暗许了赵磊的太子之位,让他们君臣关系更加亲密,这也正和了郭子凡的心思。

郭子凡与赵磊早上一起习武,上午一同接受皇帝派来的大学士授课,下午由军官传授兵法,晚上俩人一起或对月吟诗,或探讨兵法布局,俩人同吃同睡过得十分滋润。

晚上俩人同睡一床,难免有擦枪走火之事,郭子凡总是忍住欲望,最多也将赵磊撩拨起来,然后俩人一起去游泳灭火。

所以守在寝院外面的追风逐电他们,一旦听到有落水声就知道俩人又情难自禁了,也不去理他们。

这天晩上,俩人谈论到秦朝蒙恬将军因为功高震主,而被秦二世所杀,秦朝从此衰败之事,两个展开了争论。

“秦二世就是傻子,如果不是他妄听赵高的话,杀死了蒙恬蒙将军,秦朝怎么能这么快衰败了。所以说遇人不淑指的就是蒙将军这种英豪。”郭子凡发表他的见解。

“遇人不淑指的是女子嫁错了丈夫,子凡你不要乱用成语。而且当时蒙恬手中有百万雄狮,一旦起兵谋反秦朝危矣。秦二世当时也是不得已而为之,而且蒙恬当时自以为是首功,对秦二世十分不敬,言语之中对秦二世表达不满,常常谈论若是公子扶苏即位该如何云云,秦二世当然不愿意了。”赵磊掐了郭子凡一把。

“蒙将军手中是有百万雄师,可他并没有起兵的意思,而且他为秦二世守江山也是尽心尽力,如果觉得蒙将军妨碍了他,削其兵权,给他一个虚位颐养天年也可以啊,到时候真有什么事,也不致于无将可用啊。”郭子凡还是觉得冤枉。

“秦二世可能有自己的想法吧,也许他想要一劳永逸呢!”赵磊继续分析他的看法。

“哎,磊磊,如果有一天我手握兵权,功高震主,你会怎么样?”郭子凡认真地看着赵磊。

“如果有一天你功高震主,我就赐你一杯毒酒,以保我云朝国春秋万代!”赵磊也异常认真地说。

“如果我赐你毒酒,你喝不喝!”赵磊逼近郭子凡,认真地看着郭子凡的眼睛。

郭子凡笑看逼过来的赵磊,一个返身将赵磊压在床上,俯身亲吻赵磊丰满圆润的粉唇,在粉唇上厮磨啃咬,将小舌伸入赵磊唇内,邀请赵磊的小舌与其共舞,俩人唇舌纠缠在一起,吻得难舍难分。

待两人分开,一根银线顺赵磊的嘴角流下来,加上赵磊因为深吻而绯红的脸庞,带着媚色撩人而迷离的眼神,令郭子凡又起了反应。

“如果是你给的,就是毒药我也喝,能死在你手里,我也是幸福的。在这之前,能不能给点甜头!”郭子凡难耐地将手伸入赵磊的衣襟,在赵磊细嫰的肌肤上不断地游移。

“真的?”赵磊的眼神终于聚焦了。

“真的!”郭子凡诚恳的看着赵磊的眼睛,手中却没停。

“好!”只穿着中衣的赵磊一咬牙,解开了自己的衣带,露出了白嫩细腻的肌肤。因为这阵子的练武,身体已经不在像以前一样瘦弱了,虽然还没有郭子凡那么分明的腹肌,但是已经有腹肌的雏形了。因为害羞,整个人呈现一种迷人的绯色,双手颤抖地伸向中裤,欲将中裤脱掉。

郭子凡伸岀手来压住了颤抖的手,用唇舌在赵磊白嫩的胸膛上厮磨啃咬,叼住了一边的红樱慢慢地吸吮,舌尖顺着乳首转圈,听着赵磊发出了难耐的呻吟声,身体也非常诚实地上挺,把乳首往郭子凡嘴里送。郭子凡坏心地叼住另一边乳首,用牙齿慢慢地研磨,细微的刺痛使赵磊也不由自主地情动,一只手抓住郭子凡的头发按向胸口,让郭子凡更深地关照胸口的红樱。另一手拉着郭子凡的手伸向胯部,难奈地扭动着。

猛地一下,郭子凡抱起赵磊直奔院中的池塘,在赵磊的惊呼中,俩人一起坠入池塘。

俩人在水中拥吻,在水中翻腾,直到气吸不够了,才游岀水面。

郭子凡抱紧了赵磊,在他脸上亲了一囗,将他身上的衣服拢好,“磊磊,还有二个月,我能忍,你要快点长大啊!”

更文了更文了

下章该步入正题了,应该有车

这速度二十章够呛啊,先写着玩吧!

江山如画之你的江山我来守(18)

江山如画又怎能比拟,你送我的风景!

郭子凡握住赵磊的手轻轻一吻,“傻磊磊,你早晚得回皇宫,而我身为外臣是不能在宫中留宿的,更何况是明卫和暗卫了。我祖父组建暗卫军都不敢把触手伸到皇宫,更何况我了。你现在很受皇帝重视,皇帝也会派皇家待卫保护你,等你入主东宫成为太子,就可以培养自己的势力。我先帮你培养暗卫,逐电他们四个将成为你的明卫。现在没有证据证明二皇子和六皇子出事是三皇子一派做的,我能查到皇帝也能查到。相信皇上的心里已经埋下了一根刺,让我们把这根刺插得深一些。”郭子凡挑着眉头,别有深意地看着赵磊。

赵磊也学着一挑眉头,一幅了然的样子回望郭子凡,“他确实弑弟来着,五皇子和六皇子可以证明!”

“聪明,不用我教你怎么做了吧!”郭子凡沉稳而睿智地看着赵磊。

“不用,看我的,小猫还有爪子呢!”赵磊咬着牙说道。

“更何况你不是小猫,而是睡龙!”两个同样俊朗的少年击掌而笑。

数日后

皇宫中开始流传着三皇子欲溺杀七皇子,除掉竞争对手的传言。当三皇子与七皇子及两个人的伴读岀现在上书房时,三皇子暗中狠狠的瞪了七皇子一眼,而皇帝不动声色地看在眼里。

皇帝板着脸,坐在龙椅上,“老三,宫中纷纷传言你曾经要溺杀老七,你怎么说?”

“父皇,儿臣没有想杀七弟,儿臣与七弟无冤无仇,为什么要杀七弟呢!”三皇子尽量沉稳的回答。

“老七,你怎么说?”皇帝转头看向赵磊。

赵磊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,看向皇帝的眼睛里有惊恐,有不安,还有梦魇一样的恐惧,身体也不断的颤抖。“父,父皇------”

郭子凡上前扶住赵磊,安抚他,“七皇子,已经过去了,别害怕!”

郭子凡看向皇帝,眼中带着乞求,“皇上,七皇子好不容易忘记了之前的事,您就别为难他吧!当时的事臣也不是很清楚,七皇子托臣带一只小兔子,臣带小兔子到达夕照湖时,七皇子在水中奄奄一息,是臣入水奋力扑救才挽回性命,臣上岸时,岸上并无他人。臣将七皇子送回桂苑,七皇子已经神智不清了,躲在被子里不停地喊;“不要杀我,不要杀我!”连馨嫔碰他都害怕,也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,能让七皇子怕成这样。”

“你!”三皇子指着郭子凡却说不出话来。毕竟他说的是实话,也没有捏造证据。

“臣还听说五皇子和六皇子也知道此事,皇上何不召见二位皇子,就别为难七皇子了!”郭子凡暗中又插了一刀!

“传老五,老六来!”皇帝吩咐大太监。

五皇子和六皇子来到了御书房。五皇子因为二皇子的事,已经暗中恨三皇子。六皇子好不容易保住了一条性命,但是脸上落下了大量的痘痕,身体也大不如前了,对三皇子也是恨得咬牙切齿的。

二位皇子一听皇帝问起当时的事,忙添油加醋地向皇帝叙述当时发生的事,当皇帝听到三皇子一脚将七皇子踢入水中,明知道七皇子不识水性,还不让施救时,眉毛已经完全皱起来了。

“老三,你身为兄长,不但不礼让弟弟,还想至弟弟于死地。你不配为兄长!”


更文了,更文了

这几天陪儿子先是参加篝火晚会,又陪他到北京各处游玩。

北京真热啊!